紫秋er~

医学狗,要考研,一直在,一直写

你是Alpha?!【11】

※预警:本章稍有提及怀孕等内容,但与主线没有关系,只是为了内容饱满而有提到

※不喜者请离开,别脏了您的眼,谢谢合作




“你喜欢我吗?”


肖战躲开王一博炙热的眼神,挣脱他的胳膊退后半步,轻声道


“你休息吧,我还有事先走了”说着侧过王一博的身子朝门口走去,蓦地被王一博钳住手腕,抓的很紧


“回答我”说话的语气有了丝强硬


肖战忽然有些心烦,他觉得自己好似没有彩排的演员突然站在在众人面前,明明没有准备好,却要被迫表演


“我为什么喜欢你”肖战回过头问道


王一博上前一步,紧紧盯着肖战,“凭你这么晚还在这里守着我,明明知道两个人信息素的影响还留在这里,还有”王一博抓住肖战手腕举到两人之间,“凭你这么久都没有挣开我的手”


“啪!”肖战狠狠地甩开王一博的手,目光平静地注视着他,下巴微微抬起,恢复了那天高傲又冷漠的样子


“你想多了”肖战背过身去淡淡道,“换成别人我一样会守在这里,至于影响……”肖战冷笑一声,“那是拜谁所赐?”


王一博怔怔地看着肖战的背影渐行渐远,直到门“咔”地一声关上,他才回过神,他缓缓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掌,上面似乎还残留着薰衣草香气,清淡又迷人,和肖战一样


王一博慢慢收拢手掌,看着门口的方向,脸上灿烂的笑早已消失不见,他走向窗边,厚重的窗帘遮住了他大半个身子,在黑暗中,他的表情冷酷而无情,率真的眼神也蒙上了一层阴翳


许久,空荡的房间轻轻响起一声笑,似冷笑,似自嘲


“这任务……可太难了啊……”


另一边


肖战关上门的那一刻仿佛全身卸了劲,他靠着门板好一会儿才恢复,迈开步子离开


夜幕降临,肖战擦着头发走到落地窗边,玻璃上倒映出他的影子,原本干净利落的眉宇间此刻却染了一层踌躇和挣扎,踩在柔软的地毯上,却仿佛置身于水火之间,进退两难


肖战轻轻抿了一口红酒,甘醇微甜的酒入口,却也遮不住心头那份酸涩,肖战放下酒杯,插手环于胸前低下头,不知在思索什么,良久,轻轻叹了一口气


“要拿你怎么办……”


第二天


叶霜打着哈欠,揉着睡眼惺忪的眼睛到肖战的指挥大厅坐下,手里厚厚一摞资料啪的一声砸在桌子上,惊醒了角落里睡得横劈竖叉的赤景


“我去,谁啊?扰人清梦……”赤景臭着脸坐起来,看清瘫在沙发上的人是叶霜,便站起身走过去


“嘿,咋了这是?跟被榨干似的?”赤景调侃道


“滚蛋”叶霜一脸不爽地拍开赤景的手


“呦,这黑眼圈都快到下巴颏了,昨晚熬夜了?”赤景拉了把椅子坐过去


“熬夜?我这是通宵好不好?”叶霜没好气道,“还不是肖战那小子,说我要是没办法就把我扔回去,太狠了,简直可恶……”


“咳咳”一阵轻咳声在二人背后响起,两人忙回头看,只见肖战衣着整齐地斜靠着柱子,似笑非笑地看着两人,把他们两个看的心里直发毛


“你,你来了?”叶霜打着哈哈,身体不着痕迹地躲在赤景身后


“嗯”肖战点点头,朝叶霜走过去,眼睛瞥到一旁如山般的资料,眼底闪烁了一下,停下脚步,拿起一个文件看起来,“有进展了吗?”


“有”叶霜忙回答,他怕说个不字就会立马被扔回去,他把资料纷纷摊开在会议桌上,拿过中间的一本最厚的资料递给肖战,“这是最详细的一份资料了,我和Stam在资料室花了整整一宿的时间才找到”


“辛苦了”肖战轻弹弹文件封面,然后翻开细细查看起来


“辛苦倒无所谓,你只要别把我扔回去就行……”叶霜小声嘀咕道


肖战听见轻笑了下,没有说话,只是一页一页翻着文件,越看他的表情就越严肃,看到最后更是眉头紧皱,他抬起头问叶霜


“你这找的什么资料?这也算解决方法?”


叶霜微微退后半步,挠着头脸色有些尴尬道,“这,这也不是我说的啊,资料显示的,又不能作假……”


肖战皱着眉,脸色十分难看,不为别的,只为手里这份资料,前面的长篇大论跟老太太(特指旧社会制度下的女性,别杠,满满求生欲)的裹脚布一样又臭又长,最后的结论就简单几行字


“两种信息素的碰撞就像对立的双方,是不容易融合到一起的,不论是信息素还是身体,但是万事总有例外,比如怀孕,这样可以中和两种信息素”


“不过上面也提到了,两个Alpha身体是不容易融合的,正常受孕是不可能的,所以可以考虑体外受精……”


肖战把文件甩到叶霜身上,“净出馊主意!”


“什么啊,我看看”赤景好奇地抢过文件看起来,看到最后,他实在忍不住大笑道,“哈哈哈哈……叶霜你胆大,我佩服你,这种方法也敢拿出来让肖战看,哈哈哈哈……”


“好笑吗?”肖战狠狠甩了一记眼刀给赤景,让他瞬间闭嘴,然后又看向叶霜,“能不能有个靠谱点的?”


“靠谱的……那你就杀了他呗”叶霜无所谓地耸耸肩,又被肖战瞪了一眼


“要能杀他,我早就下手了”肖战吐了一口气,拿出通息卡片,点开一份文件然后用全息影像的方式放出来给赤景叶霜看


“看明白了?”肖战问道,在众人面前的文件是总指挥和他的分析,关于那天他们的谈话,“王一博不管是棋子还是暗哨,他这条线都是不能断的,他有存在的价值”


肖战收起卡片正要开口说话,叶霜突然抬头问道


“如果他没有价值……你会杀了他吗?”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【TBC】

害,我就不该说话,说多错多嘛

仁者见仁吧

你说源头的问题,我说结果的原因,都没什么好争的,立足点不一样罢了,说的都有道理

我包容心很强,存在即合理,大家都很好


我老老实实写文

反正快离开了

ABO更完,昨天说的坑如果时间来得及就写,不行的话就那样吧,还有几篇联文

别多想,要考研,我也要为自己前程着想

说了不会因为糟心事退圈就不会因为某些废物影响心情,暂时退圈只是对我的未来负责罢了

如果我成功上岸了,说不定还会回来,谁让他们这么美好呢?

就这样,over

我昨天半夜又试了三次,每次都是发了不到三秒就被ping bi,我实在不懂为什么了,我直接发图片吧,等这段时间过去我再补档文字好吗?

先给大家说声抱歉

王八就是抗压,有本事继续搞

😒😒😒

虽然我的文没问题,但是就算出问题了我也有备份,再次上传而已,一分钟都不到的事儿

略略略,气死你们


最后一次

删了,没啥说的了

我没有维护谁,这件事从头到尾没有一个人是无辜的(没有怼上一条动态评论区小可爱的意思,我们都是为蒸煮好罢了)

就这样,我不说了

最开始跟我一起走的人都知道,我几乎不开麦,我主页基本一溜串的文和预告,或者是请假和鸡叫(12.28那天)

这件事,就四个字,圈地自萌


web的事情不会再拿来lof说了

被加了V以后,不光是lof吞热度和浏览量,现在还被sj扫射和辱骂(私信就不放出来了)

我不会生气,也不会玻璃心,搞bx没别的,就是心理承受能力好

我说过不会因为糟心退圈,就永远不会,您随意骂,我活了这么20几年,我开始磕cp的时候您还不知道在哪儿扣泥巴,您高兴就好

最后再说一遍,我是个糊逼,加了V也还是糊逼,不配您说的‘大大’,我不配谢谢,也不用浪费您宝贵的时间私信我浪费口舌,我不听

就这样,完毕


晚上ABO见各位

(黑头像只是给自己减少不必要的麻烦,过几天就好,不要紧张)

坑坑坑……

我日,我又想开新坑了。。。。

题材是前世今生,不过前世我会一笔带过


文案(暂定):

温柔腹黑的北堂墨染居然穿越了?!

还穿到了总裁他哥身上?!


“我……是你哥?”

“是”

“你……是我弟?”

“是”

“你……喜欢我?”

“准确的说,我们互相喜欢”

“???”

前世今生,我都只喜欢你,不是什么样的你,就只是喜欢你


伪骨科(除了从小一起长大,没有半点血缘关系)

欢脱向(沙雕点,也算是挑战一下不同风格)

悄咪咪问一句有人看吗?有人我就着手写了,没的话就当我碎碎念

你是Alpha?!【9】

“你……是不是喜欢上他了?”


肖战转着戒指的手骤然停下,他慢慢抬眼看向赤景,一种无形的压迫从他身上散发出来,赤景被他无悲无喜的眼神盯着,手心竟蒙上一层薄汗


肖战收回眼神,重新合上眼睛靠在门框边,淡淡地吐出几个字


“你想多了”


赤景刚刚他感觉自己在地府门前走了一遭,手心额头都是汗,他不着痕迹地拭去


“咔”一声轻响,房门打开了,肖战睁开眼看过去,只见叶霜紧皱眉头地走出来


“他怎么回事?”肖战问道


叶霜看了一眼肖战,有些欲言又止,肖战摆摆手


“你说吧,这儿就我们三个”


“具体情况……你进来吧,我与你详说”叶霜看向赤景,把权限卡交给他,“你去药室拿五只镇定剂过来”然后带着肖战进了X001房间


赤景看着关闭的房门,无声地叹了一口气,转身离开了


房间里


肖战进门就看见在床上蜷成一团的王一博,脸上满是痛苦的神色,裸露在外面的皮肤泛着红,脸上,胳膊上都是红色,胳膊上面的青筋隐隐暴起,牙齿紧咬着下嘴唇,苍白的唇边有一道淡淡的红痕,王一博的手紧紧攥着被子捂在胸口,眼睛紧闭连睫毛都在颤抖


“这是怎么回事?走之前不是还好好的吗?”肖战的目光暗了暗,冷着脸问道


叶霜扶了扶眼镜,无奈地叹气道,“是我低估你们了”


肖战皱了皱眉,“什么意思?”


叶霜把手里的记录本递给肖战,然后说道,“我之前搜集的资料显示,即使一个Alpha对另一个Alpha的信息素有反应,但也没有太大的影响,镇定剂足够解决紧急情况了”


“但是你们两个……”叶霜突然沉声道“完全不一样”


“你的血脉不用多说了,皇族血统足以让你站在Alpha金字塔的顶端,而他”叶霜指着记录本的第一行,“‘Noble Lineage Degree’的指数是90,只比你低三个点,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?”


肖战紧抿着唇一言不发,叶霜叹了一口气继续说,“意味着你们两个人信息素的碰撞不像其他人那样是1+1=2的效果,如果说别人的是水乳交融,你们俩就是水火不容”


“两个足够强大的血脉,一旦接近就是爆炸性的结果,依靠镇静剂暂缓发情,不是因为它真的有效果,而是因为……它在蛰伏”叶霜的眼睛在镜片后变得锐利起来,“等到真正爆发的时候,后果不堪设想”


叶霜指了指床上的王一博,“他也一样,他没有镇静剂的缓解,只靠自己压下去,最后的爆发会比你更严重”


肖战忽然掰过叶霜的肩膀,双手紧紧攥着他的肩头,眼底隐隐泛起一抹红,肖战咬着牙低吼道


“所以你说的那个解决办法是在放屁是吗?!”


叶霜被肖战抓的生疼,却也不知该怎么反驳,正常情况下,两个Alpha只要标记其实和一般的Alpha和Omega没什么区别,甚至比典型Alpha和Omega的关系更牢固,后遗症也更少


可问题是,肖战和王一博是正常情况吗?


肖战一想到王一博那天的眼神,胸口某处就止不住的抽搐,本应是很疼的,本应该痛苦地嘶喊出来的,可除了张大嘴喘气,他半个音节都发不出


“如果我死了,你是不是就不会这么痛苦了?”


原来他知道,他一直都知道,所以他才说出这句话


NLD为90的他和肖战一样,几乎不会受到信息素的影响,可两个人还是避无可避地撞上了,当他知道肖战是Alpha的时候,就知道了他们两个,一定有一个人是要消失的


他情愿那个人是他


肖战红了眼眶,眼泪终究没忍住,顺着眼角滑下,落在冰冷的地面上,叶霜何曾见过肖战这个样子,他偏过头不敢再看肖战


“嗯……”王一博的一声轻哼让肖战回过神,他连忙走到床边坐下,轻声喊着


“王一博,王一博……”


王一博的眼睛微微睁开一条缝,看清说话人的模样,苍白的唇稍稍咧开,轻笑道


“你回来啦?”


“嗯,我回来了”肖战第一次回答王一博的话,倒让王一博眼睛明亮了几分,他看向肖战的脸庞,看见他脸上还未干的泪痕和泛红的眼眶,不禁问道


“怎么哭了?”


“啊,没事,风大吹了眼睛而已”肖战忙擦擦脸


“咔”房间的门打开了,赤景拿着一个小型医药箱走过来,“镇静剂拿来了”


肖战点点头,接过医药箱,抬头语气轻柔地对着王一博说道,“暂时用这个缓解一下好吗?”


王一博没说话只是点点头,他伸出胳膊搭在肖战的腿上,他微微转动脖子看着肖战的动作,突然轻声道


“你第一次这么温柔地对我说话,我很高兴”


正在备药的肖战轻抿着唇不说话,王一博微微探了探身子,说道


“其实,舍了我一个没什么的……”


“闭嘴!”肖战猛地关上药箱,怒声道,“再乱说话我就缝上你的嘴!”


叶霜在一旁拉着赤景默默退了出去


王一博被吼了一句乖乖不说话了,任由肖战温凉的手抚上他的胳膊注射镇静剂


“好了”肖战放下针管,把被子往上拉了拉,“你先休息吧,我先走了”


“不能多待一会儿吗……”王一博脸上的潮红稍稍退了一些,但还是红的,原本明亮的眼睛此时染了一层水雾,微微嘟起的嘴甚至有点撒娇的意味,说话末尾还打着弯儿,可爱的紧


肖战不禁勾了勾嘴角,“再多待会儿,刚给你打的药就没用了”他站起身扶着王一博躺在枕头上,“好好休息”然后就要拿着药箱离开,刚走两步又转身道


“记得我说过的话,没有我的允许,你不准死”


镇静剂的功效起作用了,王一博搂着刚刚肖战碰过的被角,把它压到脸旁边,轻轻蹭着,他心安地闭上眼睛沉沉睡去


“嗯”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【TBC】


你是Alpha?!【8】

“那个王一博,会不会就是神秘势力给我们传递的消息?”


总指挥的话让肖战没来由地心一慌,下意识地脱口而出


“不可能!”


“嗯?”总指挥诧异地看向肖战,“为什么这么肯定?”


“我……”肖战的手背在身后不住地握紧又放松,眼神也有些飘忽不定,他发觉自己的失态,连忙转移话题,“总指挥怎么会觉得是……王一博呢?”


总指挥深深地看了一眼肖战,却也没有继续逼问,他的手指摩挲着胡子,慢慢道


“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‘水晶球’交给你们第三的时候,差不多就是你第一次遇见王一博”


“还有今天,西塔罗的首领刚和我进行过远程通话,你们就发现了那块儿特殊的尤晶”


总指挥从座椅站起来,眼神有些锐利地看向肖战,看向他那张有些失措的脸庞


“这些都可以用巧合解释,但是,还有一个问题”


“你会被王一博身上的信息素影响的这个事情,除了我和赤景叶霜他们两个,那个神秘势力是怎么知道的呢?”


总指挥每说一句话,肖战的脸色就苍白一分,他的手背在身后微微颤抖着,他竭力维持表面的平静


正如总指挥所言,知道这件事情的除了他们四个,就只有另一个当事人——王一博了,除了他再没有人知道


肖战把王一博抓住扔进X001密室的同时期,第三“巧合”地拿到了‘水晶球’的研究权;总指挥和西塔罗首领交流的同时,赤景“巧合”地找到了那块儿尤晶


最重要的是,肖战今天刚知道了解决他和王一博之间信息素的方法,他和总指挥就“巧合”地发现了那股神秘势力


但是,这一切的“巧合”真的是巧合吗?


肖战没有答案,他越不想相信,事实就越逼他承认


王一博接近他,是别有用心的


其实肖战本可以不这么痛苦的,这么多年,想尽各种办法要接近他的人实在不少,博同情求安慰的方式他也见的不少,他应该早就麻木,甚至厌恶了


可是想到那个男孩真挚又坚定的眼神,回想起那句“如果我死了,你是不是就不会这么痛苦?”,肖战就怎么也狠不下心,忍不了情


那是嵌入他心里的承诺,只有刨心剜肉,才能割舍


总指挥默默地看着脸色愈发苍白的肖战,本就瘦削的身体此时更像一枝拂柳,仿佛下一秒就要被折断,他不清楚肖战为什么会有这么大反应,但他不傻,至少他看得出来


王一博,在肖战心里占有一席之地


总指挥在心底默默叹了一口气,他没想着去安慰肖战,这孩子从小就倔得很,什么事都要自己去做,即使遍体鳞伤,也要竖起那只满是血的小拳头,告诉所有人,他能做到


这件事,还是让他自己去处理吧


总指挥轻咳了几声,“不过从神秘势力的处事方式能看的出来,目前还不算敌人,至于西塔罗,他们刚刚平复内战,元气还未恢复,目前也无法再起什么大的波澜,所以不用太过担心”


总指挥伸出手,轻轻拍了下肖战的肩膀,慈爱地看着他轻声说道,“这段时间你可以好好休息一下,刚刚立了大功,总要有点奖励”说完,全息影像就消失了,只留下肖战愣怔在原地


过了好久,肖战才缓过神,他低头看着被攥得指尖发白的手掌,还有深深刻进掌心的指甲痕,应该很痛吧,可是他却半点都感受不到


如果王一博是西塔罗派过来的暗哨,那么王一博愿意为肖战豁出命的选择是不合理的


如果那个神秘势力是想让维瑞斯特的关注点从图曼转到西塔罗身上,那么暴露自己无疑是愚蠢的


如果神秘势力想坐看维瑞斯特和西塔罗图曼双方开战,那么给维瑞斯特提醒更是不合理的


肖战逐渐沉静下来,开始仔细盘算,越想越不对劲,诚然,就算王一博的身份是不干净的,那他也是在这场乱局之中被利用的棋子


被西塔罗利用,加剧图曼和维瑞斯特的矛盾;被神秘势力利用,不仅让维瑞斯特和西塔罗站在对立面,还让自己全身而退,坐享其成,实在阴险


肖战吐了一口气,手指慢慢转着食指上的戒指思考着,突然通讯卡片传来赤景焦急的声音


“肖战,快回来,王一博出事了”


“轰”的一声在肖战脑袋中炸开,他甚至没来得及挂断叶霜的通话,抓起披风就夺门而出,在拐角处肩膀撞上墙壁都浑然不觉


肖战一路飞奔到秘密牢房,MOON的声音刚响起两个字,肖战直接启用了最高权限,墙壁上的门刚打开肖战就挤了进去,当他喘着气跑到X001房间时,只见赤景在门外站着,赤景看到他迎上去


“他怎么样?”肖战问道,言语中的担心溢于言表


“叶霜正在里面”赤景看了一眼面露急色的肖战,眼底闪了一下,把想说的话咽了下去,偏过头看向001的房门


肖战眉头轻皱,倚靠在门框边,问道,“怎么回事?”


“不清楚,我听到叶霜的通讯就赶过来,就听他说了句‘赶紧联系肖战’然后就进去了”赤景淡淡道


肖战的眉头皱的更厉害,却也没说什么,只点点头嗯了一声,然后默默插着手微微低头阖眼站在门口


赤景一直看着他,他太熟悉肖战了,在肖战的身上,冷漠冰冷才是正常的,像这种担忧映在眼底,焦急面露于色的神情,太少见了,至少在赤景的印象中,从来没有


赤景吸了一口气,开口道,“你……”


肖战微微抬眼,方才的焦虑已经隐入眼底,又恢复成平时的样子,“怎么了?”


赤景再三踌躇,最终还是问出来了


“你……是不是喜欢上他了?”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【TBC】






初恋【一发完】

♡6000粉福利来喽~

♡极速短打,bug不断,不过甜就对啦~

♡西点师傅赞×学生啵


1.

微阳穿过玻璃橱窗悄悄爬上桌边的绿萝,一根光线若隐若现地落在操作台旁,调皮地勾起男人的小指,


门前的风铃轻轻摇曳,发出悦耳的声音,男人抬头望去,只见一个身着校服的男孩子站在蛋糕柜前低着头,似乎在挑选蛋糕,他走过去问道


“请问您要点什么?”


男孩子应声抬头,少年青春阳光的脸庞甚至还带点可爱的婴儿肥,一双眼睛明亮又爽直,是个帅气又可爱的男生,肖战在心底默默想着


男生伸出手指指向第二排中间,“这个”


肖战看过去,是菠萝芒果千层,肖战正要弯腰拿,那个男生又说道,“要15个”


肖战愣了一下,“要这么多吗?如果您急着要的话,今天做不出来的”


男生连连摇头,眨着眼睛说道,“不是的,不是今天要的,是明天下午”


肖战舒了一口气,他点点头,“这个时间可以的”肖战从抽屉里拿出一张名片和卡,“一次性消费满100员可以成为会员,享95折优惠,这是我的名片,如果有需要,可以直接打电话预订,也不用跑一趟了”


男生笑了,笑起来的嘴巴像心形,嘴角边有淡淡的小括弧,真是可爱


“谢谢”男生转身离开,走到门口时,转头喊到,“啊,还麻烦您做千层的时候,其中一个不要芒果,多放点菠萝,谢谢”说完背着书包就走了


“多放菠萝……他喜欢吃菠萝啊”肖战喃喃道,转身打电话给水果供应商,“你好……芒果和菠萝,菠萝多要两颗……嗯,好,早上八点……谢谢”


2.

窗外的蝉鸣悄然响起,热浪烘烤着大地,连门上的风铃都软绵了下去,没有一丝活力


肖战从蛋糕胚前抬起头,他看向时钟,快要五点半了,他应该快来了吧?


风铃响了起来,夏天的热潮被人带进咖啡厅,又迅速消失,肖战还没感受到那丝烦热,就看见一个男孩子趴在吧台上笑眯眯地看着自己


肖战笑了,端过早已备好的菠萝班戟和绿茶鸡尾酒推给男生


“尝尝这个味道怎么样?”肖战眼含期待地看着男生


男生拿起叉子挖了一小口,菠萝的清香和酸甜混杂在一起,鸡尾酒的冲劲儿被绿茶完美掩盖,最后只留下淡淡的茶香


“哥做的东西永远都这么好吃”


听到夸奖的声音,肖战笑了起来,“一博每次都这么说,是在敷衍我吗?”


王一博眨眨眼微嘟着嘴,“实话嘛,夸你还不行了?唉,我太难了”


肖战噗嗤一下笑了出来,“好吧,是我错怪你了”


“嘻嘻”王一博轻啜着鸡尾酒,眼睛滴溜溜地环顾吧台及周围,肖战看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,开口问他


“怎么了?”


王一博好奇地问道,“哥这里怎么没有咖啡机呢?”


肖战回道,“我当时开店只想做蛋糕和简单的饮品,所以没有买咖啡机”肖战顿了顿,看着王一博,笑道,“一博喜欢咖啡吗?”


“我吗?嗯!挺喜欢的,尤其是拉花咖啡,好看又不苦”王一博点点头,有点不好意思地挠挠头,“我怕苦,所以只喝拉花咖啡”


“这样啊……”肖战低声道,他低头在手机上划开一个聊天界面,发了几句话过去,然后息屏,继续和王一博交流学校的趣事


3.

“王一博,你负责去帮大家订蛋糕吧”


“好”王一博走在去蛋糕店的路上,突然看见一家新开的西点店他站在外面悄悄观察了下,简洁温馨的装修,很温柔很清新,想来蛋糕也不会差吧?王一博走上前推开玻璃门


“请问您要点什么?”很温柔的声音,让王一博下意识地抬起头,不禁愣住了


洁白素净的职业装,衬得男人的肤色愈发白里透红,狭长又柔和的眼睛犹如一汪清潭,透亮又清澈,嘴角轻轻浅浅的微笑,让他帅气的脸上添了几分少年气息


王一博看着他的眼睛,连忙掩饰自己,低下头随手指向一个蛋糕,“这个”


等王一博收回心神才发现自己选了什么,不禁心里松了一口气,还好没有踩雷


真是美色误事


走出西点店长长松了一口气的王一博这么想着,他又透过橱窗看向西点店里面,那个男人弯腰做点心的样子,认真又温柔,若隐若现的光线映照在他的侧脸上


他比风景更美


4.

从那天开始,王一博每次放学后都会到那个西点店,最开始的那一个星期都是王一博到了之后点东西,之后王一博再去,都是肖战直接准备好给他的,每天都不重样,样样都是王一博喜欢的


“哥做的东西永远都这么好吃”王一博满足地咂着嘴巴说道


“一博每次都这么说,是在敷衍我吗?”


“实话嘛……”


王一博是真的喜欢,不管是蛋糕还是千层,他都喜欢


但是他最喜欢的,是看到肖战听他说好吃后满足又温柔的笑


一笑胜星华,万千星辰都不及他眉眼间的点点涟漪


4.

又是一天放学,王一博依旧踩着五点半的点走进西点店,在吧台旁却没看见肖战,他疑惑地走进,才发现肖战正低着身子鼓捣着什么


“哥,你在干嘛?”


肖战听到声音才直起身子,发现是王一博,笑了起来,无奈地拍拍咖啡机


“在装咖啡机,不知道哪里出问题了,一直不动”


王一博放下书包,走进操作间,“我看看……”王一博弯下身子查看,肖战也跟着低头,只见王一博不知捣鼓了那里,几下的功夫,就听见咖啡机发出轻轻的嗡鸣声——开始运作了


肖战笑起来,“你好棒啊一博”


王一博从柜子下缩回身子拍拍手,转过头说道,“小意思,我……”王一博没再说话了,他的眼睛里只有肖战那张近在咫尺的脸


两个人保持蹲下的姿势,几乎要鼻尖碰着鼻尖了,王一博清晰地感受到肖战的鼻息,看着他迅速变红的耳朵和脸颊,王一博突然探头,准确地碰上那抹柔软,带着点点温凉的唇


王一博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,心脏快速有力地撞击胸壁,震得他脑袋发昏


不知过了多久,也不知道谁先起身,更不知道是谁猛地把人拽进怀里,带着些许霸道的吻重新落在唇上,绵密而纯粹


夏阳的光照进室内,落在两个痴缠的人身上,两颗心避无可避的碰撞,连风都少了几分燥热


5.

风铃声再次响起,肖战依旧带着微笑询问顾客


“请问您要点什么?”


“一杯玫瑰拉花咖啡”


“好的,请稍等”肖战朝后方的操作间轻喊了一句


“一博,一杯玫瑰拉花”


“好嘞,马上!”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【END】





你是Alpha?!【7】

双更(2/2)

继续走剧情,妈耶,为了这个铺垫我脑细胞快死完了

你们用心看会发现一些潜在的点的~




“看来,是有人想当渔翁啊……”


叶霜和赤景站在肖战背后默不作声,一直以来他们以为图曼是唯一的敌人,没成想还有第三方势力,而且从“水晶球”内部结构的精密程度来看,至少在科技水平上是不输维瑞斯特的,维瑞斯特和图曼已经势如水火,如果再加一个敌人,那维瑞斯特的结局……


“这件事先不要声张”肖战转过身看着赤景,“你们继续研究,有什么新的发现立马来向我汇报,记住,是任何时候”


“嗯,我明白”赤景点点头


“叶霜,上个月跟你说的那个药剂可以试着活体实验了”肖战又看向叶霜,“虽然那东西有不小后遗症,但是用的好了会有奇效”


“会不会太急了?”叶霜问道,“现在我们还只是推测,没有确切证据,那药副作用不小,若是被发现用于活体,你势必会惹上麻烦的”


肖战淡淡一笑,“你放心,这件事我自会想办法,你也说过,我的血脉可不只是听起来好听的,总指挥会理解的”


叶霜点点头,放下心中的担忧,“好,你有想法那自然最好,我回去就开始着手做”


“嗯”肖战把尤晶交给赤景,“你去吧”


赤景重新走进墙壁,叶霜静静地看着肖战,突然把手搭在他的肩头


“你可以稍微把弦松一下,不要一个人硬撑”


肖战低头轻笑了一声,朝门口走去,临开门前停下脚步,背对着叶霜说道


“习惯了”


叶霜看着肖战离去的背影,轻叹一口气,从他认识肖战那一刻起,肖战身上的担子就没消失过


年少时期的肖战,军事理论,天文地理,甚至于各个星球的风俗习惯他都要知道;到了部队,各种实践课程,生存挑战他都要经历;好容易到了军队,又要上场杀敌,刚开始肖战每回回来都是一身伤,叶霜给他包扎治疗的时候,看着都疼,可肖战的眉头从没皱过一下


诚然,肖战的皇族血统给他带来了先天优势,让他越挫越勇,但是未经雕琢的璞玉怎能绽放光彩呢?他现在的成就都是他拿时间,身体,甚至是命换来的,叶霜知道肖战的不容易,也知道他这个人倔的要死,什么事都自己撑,所以他和赤景才这么不遗余力的帮助他,以求能稍微减轻一点他的负担


赤景的脾气比叶霜大,也暴躁的多,当初叶霜告诉赤景王一博的事情时,赤景二话不说拿起武器就想去杀了王一博,被叶霜好说歹说才安抚下


“任何会伤害肖战的人,任何挡他路的人,我都不会让他活着”


这是赤景和叶霜真正追随肖战以后立的誓言


从秘密牢房走出来的肖战,任由士兵替他系好披风,“有什么事吗?”


“回军团长,十分钟前总指挥给您发来通话,要求您半小时后去见他”


肖战点点头,“嗯,走吧”


“是”


第三军团最中央,肖战的指挥室


“总指挥”肖战对着电子投影微微鞠躬道


“好久不见啊肖战”总指挥的声音很和善,样子也有几分慈祥,不像外面传言的冷面指挥


肖战也微微一笑,“是有段日子了,十三天零8个小时”


“记得这么清楚”总指挥大笑了几声,“看来我的小外甥在生舅舅的气了”


“不敢”肖战笑道,“总指挥找我有什么要紧事吗?”


“臭小子,一句舅舅都不喊”总指挥吹了吹胡子,转而有些担心地看着肖战道,“你的身体……还好吗?”


肖战点点头,“嗯,您放心,已经有了解决办法”


“那就好”总指挥松了一口气,“不过你还是得留心点,这毕竟是个定时炸弹”


“我有分寸”肖战点点头,“我准备让他做我的贴身士兵,在眼皮底下总比看不见的好”


“嗯,可以”总指挥点点头,“还有一件事”


“什么?”


“那个东西的来历,我大概有了猜想”总指挥眯了眯眼睛


“是西塔罗吧?”肖战冷笑一声


“你也发现了?”总指挥诧异地看着肖战,“不过也对,有什么东西能瞒过你这个小人精呢?”


肖战低声笑了笑,然后把晶卡拿出来,上面是赤景发给他的那块尤晶的参数和全息图像


“维瑞斯特制造的尤晶,GHK都是85%,而这一块居然有98%,这种提纯度太高了,维瑞斯特能提炼的最高纯度只有95%,这说明西塔罗的水平已经超过维瑞斯特了”


肖战对比这两种尤晶的参数,眉头也慢慢皱起来,“可奇怪的是,西塔罗刚刚平息内乱,应该还没恢复吧?怎么会……”


“很简单,西塔罗的背后还有我们不知道的势力,就像图曼身后有西塔罗一样”总指挥倚靠在靠背上,双手交叉置于胸前,“其实我并不在意西塔罗,我在意的是他背后的势力”


“总指挥最在意的恐怕是西塔罗背后和图曼的关系吧?”肖战抬头看着总指挥,“换句话说,是和维瑞斯特的关系”


“你就不能脑子转的慢一点”总指挥无奈地笑了笑,“太聪明的男人,小心娶不到媳妇儿”


肖战的脸蹭的一下就红了,连说话都结巴起来,“总,总指挥……我,我……”


“好了好了,知道你脸皮薄”总指挥笑着摆摆手,他看着红着脸的,惊慌失措模样的肖战,心头不由得笑了笑,有时候能逗他放松一下也是可以的


“如果西塔罗背后的势力是想帮助图曼和维瑞斯特作对的话,那他们这样就是多此一举了,他们大可以跳过西塔罗直接援助图曼”肖战平复了一下心情,继续说道


“所以,那股神秘势力把西塔罗推出来的举动,不是傻就是想传递什么信息,向我们传递一种信息”


总指挥手指点着桌子,思索着,突然他眼中精光一闪,抬头看着肖战,说出的话让肖战怔愣在原地


“那个王一博,会不会就是神秘势力给我们传递的消息?”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【TBC】